美食供應商
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
见到袁州坐下,珀森果然松了一口气跟夏玛一起坐了下来,而且还是只搭了半个屁、股,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下意识这么做了。
原諒我對你暗度著迷 暗夜公爵
而汉斯则是十分自觉在珀森坐下以后,就直接站到了他后面,作为晚辈他觉得这里更加适合他。
坐下以后,珀森秉持着不浪费时间的原则率先开口道:“袁主厨您好,我是印度阿尔素食协会的会长珀森,这次前来是希望袁主厨能够考虑是否可以在国际素食节时,去协会那里做一做素宴,也好更多地宣传一下素食的理念,以及华夏这边的素食主义精神,让大家见识一下华夏素食的魅力。”
不愧是会长,表达起来还是十分流畅的,而且意思很明显,更多的是希望见识一下华夏的素食理念,跟袁州一直以来想要将华夏菜推往全世界也算是雷同。
不得不说珀森还是十分有急智的。
袁州一听这话倒是新鲜,以前很多人来请他,有请他去酒店当主厨的,当然不是五星级的都不好意思张口,也有请他去帮忙大型交流会做宴席的,也有私人宴席花大价钱请他去做的,更多的是请他去交流的,倒是第一次有人登门请他去做素食的。
逆天修途 都是
这就是袁州不知道了,因为于道一的大力宣传,不少的道教佛教大家都知道了袁州这里素宴非常好吃,还有不少观里庙里做素斋的大师傅想要来跟他交流交流呢,但因为种种原因还没有到袁州面前来,所以他是不知道的。
虽然第一次听到新鲜,但是袁州考虑了一下道:“多谢珀森会长专程赶来邀请,不过最近确实没有什么时间外出,很抱歉。”
重生未來殿下,請小心 桑飛魚
虽然话很是彬彬有礼,但是其中拒绝的意思很明显。
珀森听了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,袁州这样的人决定的事情,一般不会轻易改变的,这点眼力劲他还是有的,不做纠缠的事情,使得袁州对他的印象变差了。
“那真的是太遗憾了,很抱歉打扰袁主厨了,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邀请到袁主厨到印度,到时候请袁主厨务必给个机会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。”珀森道。
“多谢珀森会长。”袁州点头。
将想要说的话说完了,珀森很有眼色地带着汉斯告辞,至于夏玛自然是一起走的,他是想要跟袁州讨论讨论菜,但是前面袁州就说了只有十分钟的空闲时间,只能憋住自己体内蠢蠢欲动的想法,告辞离开。
戀戀成癮:總裁的天價嬌妻
出了店门以后,本来腰背挺得笔直的珀森瞬间松懈了下来,刚刚不自觉地拿出了最好的状态,现在出来了自然就放松了下来。
“怎么样,珀森我的朋友,你还好吧?”夏玛关心道。
珀森耸了耸肩道:“没什么不好的,之前就知道袁主厨答应的可能性很小,可惜现在看来是一点机会没有,我得快点回国看看有没有其他精彩的主意了。”
虽然没有请到袁州,但是珀森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想要一鸣惊人的主意的。
因此珀森现在可以说有些归心似箭了,毕竟满打满算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要想做得好充足的准备时间也是一个重要条件。
“珀森,我觉得你可以留下来吃个午饭再走,要知道你来了蓉城居然不吃袁主厨做的食物,那简直是一件天大的憾事,我觉得你应该试试。”夏玛道。
反正排队吃饭又不占他自己的名额,各凭本事而已,因此夏玛还是十分大方的提醒。
“叔叔我觉得夏玛叔叔说得对,怎么也得试试袁主厨做菜的手艺才好。”汉斯觉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他想到的是之前吃的素宴的味道,素菜都那么好吃,汉斯觉得荤菜的味道肯定更好吃,这个绝对毋庸置疑。
珀森想了想确实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,而且他也很是好奇,听袁州的手艺听得多了,还没有亲眼见识过,确实不怎么甘心。
而且内心深处虽然理解袁州拒绝的意思,但未尝没有不甘心,有些不满,他觉得自己算是诚意十足了,袁州问都没问什么条件代价这些就直接拒绝了,心里能够舒服才怪呢。
三个人就这样决定下来,夏玛是个鸡贼的,他知道这里排队吃饭不光是靠来得早,也要靠技术的,带着两个新手,影响发挥,为了保证百分百能够吃上饭,他决定就呆在桃溪路上等着午餐时间的开始。
夏玛带着珀森两个就在桃溪路上逛了起来,美其名曰介绍华夏。
而送走夏玛他们的袁州想了想倒是没有再出去,反而进了厨房打算今天练习左手的刀法,神迹一刀。
神迹一刀已经熟悉得差不多了,袁州今天练习的工具是豆腐,毕竟在软雕当中豆腐算是比较有难度的食材了,选择这个也是为了测试下左手刀法目前的程度。
右手拿着豆腐放进水里,左手拿着刀,袁州凝了凝心神,就开始了尝试。
“这个一串一串的烤肉味道真是不错,跟印度的完全不一样。”汉斯沉迷于烤串中不可自拔。
特遣行動 驃騎
就是一向严肃的珀森都对于烤面筋情有独钟,已经吃了好几串了,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。
他是素食主义者,但并不是很严格,除了不吃荤菜以外,其他的都还可以,即使是用荤油做的素菜也是可以接受的,因此各种小吃珀森吃得不亦乐乎。
“我觉得你们可以少吃一点,一会就要开始排队吃饭了,要是吃太饱一会吃不下饭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。”
心机的夏玛等到两个人吃了不少以后才开口提醒,他的心里想的是“等会点的菜我就可以多吃一点了,简直完美。”
当然珀森和汉斯是不知道夏玛的险恶用心的,还很是感谢了夏玛一番以后,将手里的烤串塞进嘴里就离开了卖烤串的小摊,去逛别的摊位。
别小看了男人的逛街能力,珀森和汉斯没有来过华夏,一时之间被桃溪路上琳琅满目的商品看花了眼,油彩的面具买上一个,那边玲珑的小配饰也很好看,这边古朴的木雕看着也很不错,还有叮铃作响的贝壳风铃看着也很好,买买买。
到最后去店门口排队的时候,一个人拎了两大包东西,左右手各一包,就是夏玛都不能幸免,没办法,珀森他们拿不下了,他只能帮着拿了。
……